惠州留学,惠州留学机构,惠州教育部认证留学机构,惠州出国留学机构,
惠州移民机构,惠州那里有移民机构,惠州那里有留学机构,惠州那家留学机构好,
惠州哪家移民机构好,惠州海外留学,惠州留学中介,惠州移民中介,
惠州留学签证,惠州出国留学,惠州移民,惠州教育留学中心 ,
惠州美国留学,惠州新西兰留学,惠州澳洲留学,惠州英国留学,
惠州加拿大留学,惠州美国移民,惠州新西兰移民,惠州澳洲移民,
惠州英国移民,惠州加拿大移民,惠州旅游签证,惠州美国签证,
惠州澳洲签证,惠州新西兰签证,惠州英国签证,惠州加拿大签证
微信平台
惠州留学,惠州留学机构,惠州教育部认证留学机构,惠州出国留学机构,
惠州移民机构,惠州那里有移民机构,惠州那里有留学机构,惠州那家留学机构好,
惠州哪家移民机构好,惠州海外留学,惠州留学中介,惠州移民中介,
惠州留学签证,惠州出国留学,惠州移民,惠州教育留学中心 ,
惠州美国留学,惠州新西兰留学,惠州澳洲留学,惠州英国留学,
惠州加拿大留学,惠州美国移民,惠州新西兰移民,惠州澳洲移民,
惠州英国移民,惠州加拿大移民,惠州旅游签证,惠州美国签证,
惠州澳洲签证,惠州新西兰签证,惠州英国签证,惠州加拿大签证
官方微博
教育厅认证留学中介机构
惠州留学,惠州留学机构,惠州教育部认证留学机构,惠州出国留学机构,
惠州移民机构,惠州那里有移民机构,惠州那里有留学机构,惠州那家留学机构好,
惠州哪家移民机构好,惠州海外留学,惠州留学中介,惠州移民中介,
惠州留学签证,惠州出国留学,惠州移民,惠州教育留学中心 ,
惠州美国留学,惠州新西兰留学,惠州澳洲留学,惠州英国留学,
惠州加拿大留学,惠州美国移民,惠州新西兰移民,惠州澳洲移民,
惠州英国移民,惠州加拿大移民,惠州旅游签证,惠州美国签证,
惠州澳洲签证,惠州新西兰签证,惠州英国签证,惠州加拿大签证
首页 > 留学服务 > 留学生活
美国人的数学到底有多差?你可能想象不到 日期:2016-06-08   浏览次数:

  用这个小标题,其实直接就可以回答:美国人的数学,非常差。

  但是,要仔细回答这个问题,就没那么简单了。第一,美国还有亚裔,其实亚裔的数学还是不错的,尤其是高中才来美国的。第二,在美国,某些专业如工程、计算机或者数学专业出身的人的数学也是相当不错的,但毕竟少数。考虑到以上两点原因,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,可以概括为,在美国从小接受美式教育的大部分白人和黑人,数学是非常差的。

  从小在美国生活的亚裔,或者ABC(American-born Chinese),我接触过,但是没有深交的,可能这种第二代移民像我这么大的还不多,所以不好妄加猜测,但美国人对亚裔长久的第一印象一直有一个:数学好。所以,也许从小接受美式教育的亚裔,数学也比其他美国人好,但我没有第一手资料。

  下面就来讲讲我班上的同学。我研究生专业是大数据分析,应该和国内的管理信息系统类似,1/3的白人(其中西班牙语裔占1/5),1/3的印度人,1/3的东亚黄种人(一个日本人,一个老爸韩国人老妈白人,其他都是华人),很不凑巧一个黑人也没有,而且貌似我们商科的研究生也没有黑人。

  因为我们整个学期都要一起做课题,所以刚开学的时候都分好了组,5人一组,学校可谓煞费苦心,每个组上述3个族群至少都要包含一个人。我的组员有3个美国哥们,Cody、Jorge、Dave,一个印度哥们Raj(我们专业至少有3个印度哥们名字里面有Raj)。

  事情还得从我们上个学期的一门课说起,名字叫datamining,中文名字貌似叫数据挖掘。教授是个台湾人,其实我整个学期一共有6个老师,其中3个是华人。这门课的确有难度,讲的很多都是矩阵、向量、算法、数据流运算的知识,由于我在国内的专业是经济学,没有这方面的基础,大一的高数又全忘了,还是在这课上花了不少的时间。

  这门课对逻辑思维要求很高,说白了就是对数学要求比较高。期中考试,爆难,3道比较难的题我每道都算了半个小时(当然我觉得如果我还有高三时候的运算能力,每道10分钟足矣)。

  考试结果是我拿了满分。下午小组做课题的时候,知道我拿了满分,小伙伴们都惊呆了,后来才知道这个专业64个人一共三个满分,祐也君(那个日本人)、Helen(老爸菲律宾老妈白人)和我,两个半Asian。Dave问我,你怎么知道怎么做的,我说书上有啊,他说,我TM怎么就没找到。

  然后我就教他,后来才发现他连十进制转化成二进制都不会,Cody就更别说了,听都没听过,这还学毛啊,注意我们都是本科毕业的孩子。Dave还好,他算是我们班上比较厉害的白人了,脑子比较灵光,我教了他10分钟左右把大概思路讲了他就明白了。

  不过教Cody二进制就教了20分钟,结果他还是没弄懂。从此之后,在Jorge的强烈要求下,每次小组课题的时间都会先来一段“潘老师给你开小灶”,我在白板上给小伙伴们讲解如何做datamining的作业,大家还听得挺认真。Cody就更别说了,以后每次作业要么我去他家,要么他来我家,讲一两个小时,有一次讲的东西太难,他直接放弃走了。

  我和Cody关系挺好,还请他来我家吃过火锅(国内带的底料),他家有party也总是叫我去(party上的奇遇,以后的章节会提及),我还送了一个中文名字给他“呆萌”,我跟他说读音叫diamond,人如其名,真的是又呆又萌。

  转眼到了期末,考datamining的前一天,大家都比较头疼,其实我那个时候已经复习完了。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,我又前往学校给大家来次考前突击。我的做人准则一直是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,虽然第一步还没有完成,偶尔也要帮帮兄弟嘛。

  从下午2点教到晚上10点,才知道和美国人讨论和数学沾边的东西有多么蛋疼,当然我也是抱着巩固知识的心态。整段时间基本都是我在讲解,Raj也会帮忙写一下步骤,每步运算我都会详细地写在白板上,有些我觉得很简单的逻辑算法,课上讲过的,我要再解释两三次才行。

  当Jorge问我Y+aY=(1+a)Y是怎么得到的时候,我一下子就无语了。更无语的是,我教了Cody两个小时才把他教会自己解一元二次方程,求根公式都帮他写好了,关键人家不知道哪个是a、b、c,怎么代进去。比如说2x^2+bx+c=0,怎么用求根公式算。

  再说些更弱智的,算63*5,Cody下意识地就去拿计算器,被我制止了,他看了30秒,写下153,我擦。再来个难点的,有一次去教他作业,78+56,我直接就把答案写出来了,他看了之后惊呆了,真的就是下巴都要掉下来的感觉。

  当我告诉他中国的SAT(SAT是美国的高考)数学考试不允许用计算器,并且找了一道2014年江苏高考填空题(第8还是第9题)翻译成英文给他看,在白板上算满半个白板算出答案之后,我感觉他的世界观都已经崩塌了。

  最后期末考试运气比较好,我又拿了满分,由于期中、期末、平常作业我全是满分,只有我一个,最后成绩自然是A+,这点还是要沾沾自喜一下的。

  故事还没有完,考完后第三天,Cody突然来电话,问我愿不愿意帮他弟弟Casey补习数学,还说要付钱给我。我认识他弟弟,感恩节的时候Cody邀请我去他家过节,玩得很开心。第一次见识到美国的土豪,Cody家后院比我们家整个房子都大,这感觉太爽。

  原来Cody老爸是我们学校新闻学院的院长,这TM才叫深藏不露啊,原来土豪就在身边。感恩节那天认识了他弟弟Casey,人还挺不错,正好刚放寒假那几天也没什么事,我便答应下来,说好帮他补pre-calculus,就是上微积分前的基础知识。

  因为本人数学也一般,自知比考研的同学差远了,国内考研数学让我做估计有一半连题目都看不懂,什么非齐次线性方程组、拉格朗日定理、复合求导在我脑海中都已经成为了传说。为了不出丑,我还自己复习了一下,心想这pre-calculus应该和人大版高数的第一章差不多,讲函数的基本性质的。

  开始教Casey,大跌眼镜,我看了他们期末考试给的例题,全是选择题,总共三个知识点,二次函数求极值,变化率的概念(问你20,40,65,95,增大的速率是增大还是减小),指数函数基础(真的是基础,如1000刀本金,银行年利率5%,每年年底利息转成下一年本金,求第五年本息和)。真的就是国内初中的内容,顶多是高一的,作为2010年江苏高考接受过葛军摧残的人,我真是笑了。

  于是我就耐心地教他,想想以前老师是怎么教我的,还自己出题给他做,告诉他怎么画图看二次函数的开口朝向。一共两个下午,大约7个小时,Cody居然给我了我280刀,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。最狗血的是,过完圣诞,Cody突然告诉我个天大的好消息,Casey数学考了全班第一,全家人都很开心。

  我笑尿了,因为教Casey之前还收到他老妈的短信,说麻烦我了,Casey在这门课上已经被拉下好多。于是,顺理成章地,这个学期Casey又找我辅导,前几天刚教了一次,高中最后一个学期,刚开学终于学到虚数了,翻了下他的课本,发现后面还有椭圆等圆锥曲线。

  我已经感到一大波美元正在靠近。

 

更多出国留学动态,敬请关注侨邦海外留学资讯

留学咨询热线:0752-2101888

成功案例